Two Dots

杂食
专业产雷 品质保证
善用屏蔽

旭润单性转段子

天家向来阳盛阴衰,少有女孩出生。故这位长公主虽是天帝一时风流的结果,却也还是在天后的冷哼中风风光光地迎回了天界。


月下很是喜爱这位端方有礼的侄女,一边嚷嚷着女孩子心细手巧,一边拉她去帮他拆那团似乎永远解不开的红线。

彼时二殿下年纪尚幼化形不稳,在姻缘宫里常能见到小红鸟在线团里扑腾翅膀,尤其是润玉在场的情况下,跟嗑了太上老君的丹药一样兴奋,缠着满身的红线往她那扑。

润玉叹口气,刚收拾好的红线团又散了。她也不敢对这位金贵的弟弟多加指责,只能点点旭凤的脑门,再轻抚他的羽毛,盼着他能早早玩累睡过去。

其实旭凤睡着了也有一个问题,除了润玉没人能从那满屋子红里把他翻出来。二殿下由此...

【旭润】神仙也冲浪 01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当今天界大殿下夜神润玉,是六界文学网签约作家。

纯爱板块。


他因为身肩布星挂月之职,再加上天后那边时不时地给他添堵,罚罚禁闭什么的,更新频率不太稳定,好在文笔流畅人物饱满剧情跌宕起伏,还是凭实力圈了一波粉丝。

俗话说得好,证明一个人红不红,就看他的粉黑比,一比一最完美。

润玉恰到好处地符合这个标准,虽然他一点都不为此高兴。

任谁每次更新完,评论区就开始粉黑大战,战完还不够过瘾,去论坛继续刚,誓要把对方脑壳敲破才罢休,恐怕都是笑不出来的。


平心而论,润玉为人低调,不混圈不拉踩,按理来说不该有这么多人讨厌他的,这是为什么呢。

关键在于...

【旭润】嗑rps太真情实感一定会遭报应的15555551

1# 楼主

如题,本旭润女孩实名心碎

2#

看到标题就猜到是哪家粉,点进来后果不其然

3#

同抱头痛哭

说好一生一起走,你却偷偷成了O

4#

谁成O了?

5#

其实,OB也挺好吃的(安慰自己)

6#

心疼润玉,就算对方是O,众人还是默认他当下边那个

7#

你家不是一直圈地自萌吗,怎么今天帖子发到公共版了,上次还没被旭凤毒唯撕够吗

8#

楼主估计是受的刺激太大,谁现在要是来撕,她估计还能发泄一下

9#

新生村通网?师兄师姐们在说什么呢?

10#

虎摸新人狗头,某大势CP粉最近失去了他们的梦想哈哈哈哈哈

11#

科普一下,X大风...

【旭润】虚假联姻 04 完

旭凤听见门外有人低声交谈,皱皱眉,心想有谁敢扰魔尊的清眠。闭着眼,长臂一伸,枕边是意料之中的空无一人。

又走了。旭凤顿觉无趣,连今日的早课都没了兴致。

房外人推门进来,旭凤怒斥:“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进来的?”说罢便是一道火灵直袭而去。

他正在气头上,动作比脑子更快,在看见进来的是润玉时已收势不及,

润玉施施然抬手接下:“魔尊这是好大的威风。”

旭凤心知暗糟,他平时并不如此暴躁,只是心情不悦又以为魔侍擅自闯入,才难得出手惩罚,谁知差点伤了润玉。

“我,我以为你回天界了。”旭凤急急下床,连鞋履都没穿。

润玉笑道:“我刚刚召来邝露交代些事,她办事妥帖,我现下倒也不急着回去。”

旭凤大喜...

【旭润】虚假联姻 03

旭凤并不是全无头脑,他当然知道这种消息纯属荒谬,锦觅哪有当天妃的心思。他所焦急的是,连锦觅都出动帮他说清,润玉却还无知无觉,和他仍然相敬如冰。感情无望,房事不调,自然要找人撒撒气。


锦觅战战兢兢:“凤凰,我也不是故意的,就不小心多喝几杯,才会乱说的。”

旭凤瞪她,她连忙解释:“传言全是假的。而且,我也帮你探过他口风了,小鱼仙倌从无他心,只是事务繁忙才顾不上你。他是一心和你在一起的。”

“废话!我和他祈天祝地,红线相系,是万万年的姻缘,我当然知道我们会在一起。你的任务是去问这个吗?我是让你去告诉润玉我喜…”旭凤突然噤声,又蔫了。

锦觅安慰他:“其实我也不算完全添乱,我专程

【旭润】虚假联姻 02

水神最近过得不太好,原因是鎏英老在路上堵她。

在偶遇鎏英第八次时,锦觅终于忍不住了:“公主殿下,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净在我面前转悠,老胡都开始嘀咕了。”

鎏英好不容易等到她这句话,如释重负:“水神仙上,鎏英有个不情之请。”

锦觅挥挥手:“说吧说吧。”

“还请水神助尊上一臂之力,尊上情路坎坷,实属不易。”

锦觅本来没听懂,眼珠子转了转,勃然大怒:“情路?他又对别人生了心思?小鱼仙倌这么好,多少人眼巴巴瞅着呢,他还敢太岁爷头上动土?”

鎏英觉得哪里不对,又连忙否认:“水神误会了,我所说的对象正是天帝陛下。”

锦觅一愣:“不是吧,凤凰都和小鱼仙倌成亲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还没把人追到手...

【旭润】虚假联姻 01

“怎么样,他什么反应?”旭凤端坐高位,语气平静,只攥紧的衣袖透露出一丝情绪。

“天帝收下后并未多言,只是让属下代为感谢,劳烦魔尊费心,寻来这等奇巧玩物。”燎原君跪于殿下,深低着头,不敢去看尊上的脸色。

“……就这些?”旭凤深吸一口气。

“天帝陛下未有其他吩咐。”燎原君能感受到魔尊刀子般的眼神,头不由埋得更低。

“你下去吧。”旭凤不耐地挥挥手,转身去了校场。

然后赤手空拳把一众将士都撂趴下了。


魔尊旭凤,男,三万余岁,已婚。

合法丈夫,天帝润玉。

夫夫关系,一般。


吃饱了撑得没事干,这句话十分符合天界众臣的现今状态。六界太平了几千年,茶后饭余的消...

求助!有谁知道前几天述职的那位白衣上仙是谁吗?02

说说天帝旭凤老房子着火的故事


78#


突然兴奋,大新闻大新闻


79#


男色祸水的节奏


80#


人间话本看多了吧,哪来这么多戏剧性冲突


81#


水神仙上竟然被拦在栖梧宫门外,她不是陛下的好兄弟(划掉)好朋友吗


82#


怎么喊陛下都没动静,要不是他一直积威甚深,众仙不敢冒犯,我看栖梧宫外能围一圈看热闹的


83#


说实话,陛下莫名有种心虚感


84#


任何人都不许质疑陛下!楼上出来挨打!


85#


楼中惊现天帝毒唯


86#


哈哈哈哈哈哈哈水神仙上真是锲而不舍,最后还是美人出来接的她


87...

求助!有谁知道前几天述职的那个白衣上仙是谁吗?

讲讲天帝旭凤老房子着火的故事



求助!有谁知道前几天述职的那个白衣上仙是谁吗?


1#楼主


前几天楼主在南天门交值时正好碰到一位上仙!那美貌那身段那气质!千万年来第一次的心动!楼主已经遇到命中注定之人了!


2#


沙发


3#


板凳


4#


地下室


5#


前面的你们在论坛买房了吗


6#


上面几楼没一个认真帮忙的,还有人记得楼主的求助吗


7#楼主


习,习惯了(强颜欢笑)


8#


我好像知道楼主说的是谁,最近水神不是又双叒叕去人间历(wan)劫(shua)了嘛,水族的事物就暂时交由新任洞庭湖君...

或许因为职业使然,我觉得鸩罂粟老是随口开车而不自知,什么“身体准备好就可以了”“我对你的身体更有兴趣”“需要你的身体付出一点”之类的

诶,是我太黄了吗?


再延伸一下,豪哥好像没说过什么荤段子,但是在床上肯定特别能干,所以这一对算是床上床下属性反过来了?会不会有时候药神无意间撩拨豪哥结果被一把扛起丢在床上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学医果然救不了苗疆人,学医只能解决个人婚姻问题

1 / 2

© Two Dots | Powered by LOFTER